李书凝一直想看看,李家这些人的底线在哪里。

  一开始,她还觉得李凤似乎开窍了,没想到,这个女孩子,自私的本性一直深埋在心里。

  当真的涉及到她的利益的时候,那就真的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了,谁也没有她自己重要。

  也难怪,原本就她最像奶奶,没想到连性子都像了。

  反倒是李龙,倒是走上了正途。

  李书凝推开了会客室门,果然里头坐着的是李家人。

  爷爷奶奶,李荣,李龙。

  李龙低垂着头,不敢看李书凝。

  李书凝看着这些人,神情冷漠。

  奶奶却是先站了起来,朝着李书凝走去,抓住了李书凝的手,李书凝也没动。

  她倒是要看看,这家人有多不要脸。

  “凝凝啊,真是太好了,看你这么好,奶奶真的是松了一口气,你不知道,当初家里被骗了,害的家里人对你那样,说起来奶奶也是真的心疼啊,凝凝啊,原谅我们可好?我们也都是被骗了啊。”

  爷爷站在一旁,绷着脸说道:“你这孩子,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呀,大家本就是一家人,一点点小误会,解释开了就好了呀,怎么连叫人都不会了?”

  李荣也轻松的笑了笑,觉得就是一个女娃子,肯定也是渴望家庭的温暖的,他们都这样过来亲自来看她了,肯定是激动的不得了了。

  李书凝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来:“李老先生,李老太太,李先生,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我不知道你们来找我做什么,但是很抱歉,我这里并不欢迎你们。”

  李家三人都有些晕眩,搞不明白怎么回事,怎么反应和他们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啊。

  唯有李龙,暗自开心,他知道,家里人来找大姐就没有好事。

  想想这些年来,家里怎么对待大姐的,他就觉得羞愧,然而他们居然还有脸来找大姐,这真的是为了钱,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了。

  幸好,幸好。

  李龙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  奶奶却是颤抖着双手,指着李书凝:“你可真是不孝,居然连自己家人都不要。”

  李书凝冷笑道:“李老太太,还请您慎言,当年是你们拿钱卖掉了我,更是立了文书,和我断绝了关系了的。”

  “家人之间的血脉亲情,是说断就能断的么?”李荣再也旁说道。

  “哦,是么,那么家人之间,可以那样对待一个孩子?当年都发生过什么,你们自己心里没点数么?”

  爷爷却一把拉开了会客室的大门。

  会客室外头,就是大堂,此时倒也有不少人,因为假期,有很多家长送小朋友过来上试听课。

  此时爷爷就迈了出去,脸上的表情表现的痛苦无比。

  奶奶也因此加大了声音,脸上更是多了一些泪水。

  “凝凝啊,我们都是一家人啊,为什么你就这般绝情呢?不管怎样,没有家里人,你能有今日么?如今你出人头地了,就把家里人全部都给抛之脑后了?你怎么能如此忘恩负义?”

  她这边声音一大,自然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  此时爷爷扶着奶奶,旁边站着李荣,怎么看怎么惨,反倒是李书凝,抱着手,看着拒人于千里之外,似乎奶奶说的都是真的一般,李书凝妥妥的就一枚大反派啊。

  李书凝从会客室中走了出来,她每走一步,都带着一种气势。

  她的脸上更冷的让人有些发寒。

  “我能有今日,是因为我从未放弃过自己,是因为我有足够努力,和你们李家有什么关系?缺钱了,想到了我这个人了?当年那么多人见证下的断绝关系文书是假的不成?你们今日来这里,做这些事情,无外乎就是想讹些钱而已,然而我告诉你们,不管一分钱也好,多少钱也好,都是我辛辛苦苦赚的,我一分钱都不会给。”

  “当年你们已经拿走了三十万了,这可是卖掉我的钱呢。”

  李荣他们有些吃瘪,想不明白,一个小姑娘,遇到这种事,居然还能这般面不改色。

  此时她不应该害怕别人的目光,哀求他们么?

  这边的情形被人看到,很快就有舞蹈学校的负责人跑了过来。

  “书凝,发生了什么事?需要我报警么?”

  “陈姐,谢谢,请帮我报警,我不知道这些人目的何在,当年的文书可是具有法律效应的,如今来讹我,我可是非常害怕的。”

  陈姐是非常了解李书凝的,这姑娘脾气非常好,此时这般,显然是非常的愤怒了。

  前台小妹那边已经报警了。

  之前围在旁边的那些家长们,也在一旁窃窃私语。

  很多人都是冲着李书凝来的,如今见到这一面,都觉得有些怪异。

  难道说李书凝是那种不近人情,无情无义之人?

  但是以前的新闻报道里不是这样的呀?

  到底怎么回事呢?

  听闻陈姐说要报警,李家的人也有些慌了,不过很快,他们又稳住了。

  报警又如何。

  他们来这里,就是想引起舆论压力的。

  在世人眼里,血脉亲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。

  让李书凝尽孝而已,他们已经服软了不是?

  李书凝才有错,他们才不怕。

  李龙站在一旁没有说话。

  他知道,现在还不是他说话的时候。

  没多久,就有警察来了。

  带头的是梁警官,时常在这一片巡逻,都是认识的。

  “陈女士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陈姐环住了李书凝的肩膀,示意由她来说。

  “梁警官,是这样的,李书凝的事情,以前的新闻报道都很清楚,李家的人,当初要卖了她,想把她随意嫁人,卖点聘礼的,考了全国第一,还不让她上学,当初拿了三十万,立了断绝文书,如今却找来了,还使出了卑鄙手段,污我们书凝的名声,这件事情,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  四周的人一想,是啊,当初不就是看着姑娘可怜么,又励志,所以他们才带着孩子来这里学舞蹈的。

  这一家人,可真的是够无耻的了。

  不过也有人觉得,都是一家人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如果已经知道错了,请求李书凝的原谅,李书凝不该这般对待他们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斗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pshu.com/book/62286/98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