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瑶姬宝贝的搂着自己女儿的腰,让灵诡靠在自己的肩上,清瑶姬的车技加上颠簸了一路,别说灵诡,就算是阿萝灵殇和法尔里德,以及那条狗,都有点想吐。

  灵诡软趴趴的靠在清瑶姬怀中,也不知自己怎么了,浑身无力,四肢泛酸,十分乏力,听自己母亲要带他们去小村落借住一宿,怕麻烦道:“可以赶夜路啊,在林中将就一晚,没必要非得找地方住……”

  “那不行,宝贝你现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,可不能像从前一样不爱惜自己,不能将就的。”

  清瑶姬从前都是以灵诡开心为准,万事都由着自己女儿,可这次,她却异常坚持。

  “为什么?”灵诡一脸莫名其妙。

  “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。”清瑶姬慈爱温柔的轻抚了一下自己女儿的小脸,抛去一个大媚眼。

  抖机灵,灵诡颤了颤,一脸茫然,她什么都没体会到啊。

  于是,地狱犬开路,他们一群人,朝着不远处坐落在深山野林中的小村落进发。

  那就是一个少数民族小村寨,掩藏在大山之中,鲜为人知的那种。

  村寨口的石碑上写着:断龙村。

  村寨中百余口人,几十间青瓦白墙的简陋村居,夜晚家家户户都亮着昏黄的灯,只是门窗都紧闭着。

  法尔里德背着沉甸甸的行囊,牵着地狱犬,和灵殇并肩走在最前面。

  村里面的道路泥泞崎岖,很多台阶,极不好走,需要用手电筒照明才能看到脚下的路,但是,他们压根儿就没准备手电筒这种东西,于是只能用手机上的自带照明功能。

  清瑶姬就像带了两个女儿,牵着灵诡的手,又抓着阿萝,走在后。

  在一座极为宽敞,门口挂着一个“住”字黑白木牌的吊脚楼门口,灵殇敲响了门。

  木门内能够清晰的听到喝酒碰杯和大小声。

  门很快就开了。

  一个穿着少数民族装扮的黝黑富态中年女人映入眼帘,而她身后的吊脚楼大堂中,坐满了十几名客人,几乎座无虚席,一见门开,又来了客人,笑声戛然而止,那满堂的男女,全部齐齐看向门口的三女两男一条恶狗。

  灵殇瑰丽的紫眸透着冰寒冷意,法尔里德诡异的墨绿眼眸泛着警惕的暗芒,那只凶狠的地狱犬,已经开始发出警告的低吼。

  中年女人愣了愣,旋即一副热情好客的模样,开口就问:“顶上元良?”

  什么玩意儿?灵殇微微一怔,和法尔里德相视一眼,刚准备反问,就见阿萝突然挤到他俩中间,对答如流道:“石头帮洋庄,非元良,给住吗?不住就算了,一句话。”

  中年女人先是一阵狐疑,开始打量阿萝他们一群人的装扮和外貌,因为清瑶姬戴着渔夫帽蒙着脸,灵诡又靠着自己母亲的肩膀闭目养神,穿的都是十分朴素的衣裳,但见灵殇和一个五官立体邪冷俊美的外国人站在一起,就信了。

  “进吧进吧,进门都是一家人,不过就剩一间屋子了,挤挤?”

  “好嘞!”阿萝爽快的从大布袋子中掏出一锭金元宝,扔给了中年女人,“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哦。”

  中年女人一见金子,瞬间两眼放光,将阿萝他们当成了财神。

  “先上去放行李吧,吃的给你们准备着。”

  中年妇女给大堂中的两个年轻小伙一个眼神,旋即领路带着阿萝灵诡一行人上了楼。

  古旧的木楼梯因为承重过大,发出“吱呀”的响声,楼下一大群古怪的男女,目光随着灵诡他们的上楼,而渐渐消失,半晌后,重新响起了碰杯声和说话声。

  中年妇女在将灵诡阿萝他们送到房间后,留下钥匙就笑着离开了。

  她似乎是想偷听,但是被地狱犬给发现,一阵狂吠,吓跑了。

  确保门外无人后,灵诡斜倚在简陋饿支架床上,看着阿萝,“你刚刚和那中年妇女,说的是什么行话?”

  灵诡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但多少也能猜到,是某种暗号。

  她的问题,刚巧也是灵殇清瑶姬好奇的。

  “顶上元良就是问咱们是不是都是道上的,暗指,倒斗,也就是盗墓刨坟,你们懂哒,石头帮佯装非元良,就是说,咱们不是,咱们只是做玉石生意,客人专门针对国外客户,不做国内。”顿了顿,阿萝指了指法尔里德,“咱们刚好有他,所以我就编了这么个说法。”

  这些行话,灵诡他们还真就不懂了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灵诡塞了颗酸梅在嘴里,靠在清瑶姬怀中,一边打开手机,一边看向阿萝。

  “阿玄教我的啊,阿玄在道上可有名了,表面上是通灵世家封家长子,背地里又是总局局长,又是个下斗奇人,他经常带我下墓玩,所以我就学会了,之前送你的小粽子,你不要,我都养在了家,就是下墓抓回来的。”

  灵诡越听越觉得稀奇,“封锦玄不可能缺钱吧?封家家大业大,祖地更大,他没事儿倒斗干嘛?”

  “阿玄说了,爱好,就像有人喜欢玩玉器,收藏古董,有人喜欢跳舞唱歌,阿玄的爱好就是下斗和粽子尸王打架,刚巧我也喜欢,不过我也挺奇怪的,对了,这个也就告诉你们哦,你们不许说出去,特别是你!”阿萝指向灵殇,“你以前仗着自己是神族,老欺负阿玄,别以为我不记得。”

  因为之前灵殇的三界总局副局长的缘故,和封锦玄不对路,处处刁难,所以阿萝很记仇。

  灵殇尴尬的笑了笑,往灵诡身旁挪了一步,“惹不起,惹不起。”

  “所以下面那些人都是……”灵诡欲言又止,拧眉看向阿萝。

  “对,道上人,不过跟我们没关系啦,明天早上咱们一出发,他们跟本赶不上我们的速度。”

  灵诡稍稍休息了片刻,三界手机打开,还剩百分之十的电量,她吃力的起身,“我出去给帝司打个电话。”

  门刚打开,就见狭窄的二楼走廊,一个小伙计端着满盘的食物快步走来,和灵诡四目相对,眼底满是惊艳和感叹。

  灵诡只是冷瞥了一眼,就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口,拨通了宫司屿的号码。

  一接通,对面就响起了宫司屿阴沉沉的声音。

  “消失一天了,才打电话来?”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斗破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pshu.com/book/62521/1505/